いろり家

你試過食完一餐飯,跳住舞咁行返屋企未?

「牛肉蓋飯套餐」: 足柄牛サーロインステーキ丼

日本關東西南部神奈川縣足柄下郡箱根町、 「箱根登山鉄道鉄道線宮ノ下駅」下車後步行十分鐘,上山小路行到一條民宅後巷,才找著的一家只有八個座位的居酒屋いろり家

拜朋友所賜,得知這家小店; 我肯定不是第一個來「朝聖的友仔」。

店面一老一中年的女店東,不懂英語,餐牌也英文欠奉,除非預先做足research抄埋餸名,能點菜,只靠Google Translate及YouTube。

「孤獨的美食家」,一套我只看過半集的日本電視劇,帶我到來。較年輕的女店東展示YouTube內井之頭五郎的面孔,甫見我點頭,就知道我所為何物。

接著就送來照片上的牛肉蓋飯。

image

女子‧女子‧口未‧口牙!!!

靠山食山,足柄下郡地道的足柄牛,唔會死得人,就像在我第二故鄉Calgary食Alberta beef一樣,無乜得輸。

一年大的牛肉,牛隻是本地天然飼養,食材本身尚盛,方能讓人吃出食物的鮮美。

食物還是其次,重點是她們的殷勤招待及日本人對陌生人的送迎。

當晚大雨正下,我並無雨傘,隔檯坐著一對大約比我大十年八載的夫婦/情侶。男的是從事保險的高木毅先生,他趁生日到箱根一趟。來自日本中部「岐阜县」的他,知道我從加拿大來,十分好奇,主動跟我交談,當時是英語。我們初相識,談的話題也只是簡短表面東西,在對話將結前,他低著頭,想了一想,再問我:「你住在那裡?」我,身為一個外地人,是有一點煞有介事的,內心都會問「究竟咩料呢?」。

最終我也道出地址,他大約知道我住強羅,就問:「taxi together?」

我回應:「Why not」

他又說:「Share?」

我回:「Sure」。

然後,我將我一點的日本清酒,斟到他的小杯子上,二人大叫乾杯,拍拍肩膊,他叫女店東幫手召的士,我們三人(他、他伴侶和我)準備回家。

女店東在我離開時,不忘向我介紹孤獨的美食家的簽名照。我實在只聽聞而不知那套電視劇,禮貌地點頭表示讚許。在離開之際,我用Google Translate向年老的店東說:「You have one of the best ever steak. I love it. Thank you very much。」她回以滿足的微笑,繼而我要求自拍,也獲樂意應許。(呢招係萬試萬靈)

image

離開了,外面仍下著雨,的士在路邊,但要步行三分鐘。女店東眼見我無攜傘,即使我禮貌地婉拒,亦就將一把傘交給我,並跟我同行到的士,在上車前,她仍然希望我帶著雨傘離開,恐怕我會因淋雨而生病。我再三拒絕下,她才好不願意的看著我無傘離開。

在的士上,高木毅先生跟我繼續交談,我倆交換卡片,他便知我是一位海外記者(我不用工作身分拿著數的)。

下車了,我希望支付我應付的三分一車資,但他搖手又搖頭,低頭閉眼說:「No, no, no, no, no。」然後,再說:「No, no, no, no, no, no!」這11個的no,我為之詫異,但仍樂意接受他人之恩惠。

我們握手道別,車子遠去。我行路回到酒店。小小的上山路,背著幾十磅相機的我,在黑漆漆、只有微微街燈的街道上,忽然自自然然的哼著歌,跳著舞,輕輕的步履返回酒店。

是一頓美食,一些友誼,一種滿足,一點感受。

#孤独のグルメ #立心筆良 #孤獨的美食家 #足柄牛 #牛丼

Follow my instagram here.